您的位置 首页 宏观

曹德旺:我不是在抱怨

经济网 | www.ceweekly.cn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李永华| 北京报道 《中国经济周刊》首席摄影记者 肖翊 | 摄

经济网 | www.ceweekly.cn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李永华| 北京报道

曹德旺:我不是在抱怨

《中国经济周刊》首席摄影记者 肖翊 | 摄

“我跟导演讲,你拿到中国,可以改名《曹德旺的美国工厂》”。《美国工厂》纪录片的“主角”曹德旺毫不避讳影片引发的热议。

这部纪录片讲述了他的福耀玻璃在美国建厂投资的故事。

2014年,曹德旺跑去美国,投资10亿美元建设玻璃厂,是中国企业在美国制造业最大的一笔投资。当时,“曹德旺跑了”的声音一度喧嚣尘上。

曹德旺为什么要去美国建厂?在《美国工厂》与曹德旺的一系列公开表态中,外界很容易得出结论:美国是汽车生产大国,福耀玻璃作为全球最大的汽车玻璃生产企业,贴近客户,响应客户需求,降低物流配送成本等是非常明晰的商业逻辑。

然而,真正让曹德旺惹来“争议”的是他关于中美制造业比较的言论,戳中了中国制造业的痛点。

税费之痛,中国掀起万亿级减税降费浪潮

2016年,曹德旺公开直言,“中国制造业的综合税负比美国高35%,土地基本不要钱,电价是中国的一半,天然气价格是中国的四分之一,中国较美国有优势的,只有劳动力。

这番言论引起了国内舆论的轩然大波。有“税负痛感”的当然不止曹德旺一人,而是民营企业家的集体焦虑,曹德旺的言论因此引起广泛共鸣。

除了税收,名目众多的收费也让企业倍感压力。

去年10月,《中国经济周刊》曾刊发封面文章《民企纾困六题》(详见《中国经济周刊》2018年第40期,点击上方封面图阅读)对此进行过深入报道。彼时,一家零售业上市公司负责人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他所在企业缴纳“五险一金”时企业和职工合计缴费比例已经超过职工工资三分之一,而且最近几年缴费基数以15%左右的幅度不断上升。这导致实体零售业利润快速下滑。

展开全文

湖南一家环保企业的董事长说,在项目建设过程中,需要缴纳的费用还较多,如环评、安评、水评等评估报告收费仍然过高,人防建设费、地铁建设费、工会经费等费用名目繁多。

企业家们的呼声得到了决策层的回应。

2018年,我国为企业和个人减税降费约1.3万亿元,超出原定目标2000多亿元。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了2019年全年减轻企业税收和社保缴费负担近2万亿元的目标,增值税在2018年5月1日已下调的基础上,将制造业等行业现行16%的税率降至13%,将交通运输业、建筑业等行业现行10%的税率降至9%。

降费力度也很大:下调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单位缴费比例,各地可降至16%。这意味着有些省份可降低4个点,大部分省份可降低3个点,对劳动密集型企业尤为利好。

提到降低社保缴费比例时,李克强总理着重强调“两个不得”,即,各地在征收体制改革过程中不得采取增加小微企业实际缴费负担的做法,不得自行对历史欠费进行集中清缴。今年务必使企业特别是小微企业社保缴费负担有实质性下降。

58集团董事长姚劲波说,促就业和减税减费等举措,给经济下行时遭遇严峻挑战的企业家们打了一针强心剂。

盐津铺子董事长张学武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今年光是减税降费这一块,就能够为公司带来2000多万元的利润。

美国去工业化与中国防止脱实向虚

在美国投资建厂,曹德旺得以更真切地看到美国去工业化所带来的沉痛教训,而国内出现的一些迹象则让他担忧中国制造业重蹈覆辙。

曹德旺说,美国从70年代开始了“去工业化”进程,到80年代进入高峰,人们一股脑地去做虚拟经济,年轻人去华尔街,去硅谷,现在工业企业里每个档次的管理干部都是缺乏的,福耀在美国的工厂缺几百号工人。

在他看来,这是美国制造业出现困境的重要原因之一。同时,他在国内也看到了类似的现象,因而抨击房地产相关行业、互联网金融等行业抬高了制造业的成本。

幸运的是,中央对这一苗头极为警惕,高层在多个场合反复强调要严防脱实向虚。去年底,习近平总书记在广东考察时明确指出:“实体经济是一国经济的立身之本、财富之源。先进制造业是实体经济的一个关键,经济发展任何时候都不能脱实向虚。

“什么是实体经济?房地产算不算实体经济?”在2018年底的中国经济论坛上,证监会副主席阎庆民透露,国家统计局和相关宏观部门都在研究到底什么是实体经济。结论是什么呢?“我们缩小到制造业,缩小到工业,以先进制造业为代表的实体经济。”阎庆民说。

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在今年6月的陆家嘴论坛上说:历史证明,凡是过度依赖房地产实现和维持经济繁荣的国家,最终都要付出沉重代价。

7月30日,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重申“坚持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定位”,并首次提出“不将房地产作为短期刺激经济的手段”。

但高房价确实已经成了不少企业不可承受之重。即便是家大业大的华为,任正非也吐槽深圳房地产太多,没大块工业用地了,还直言“高成本最终会摧毁你的竞争力。

一家大型工程机械制造企业的高管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如今制造业招人越来越难,特别是高端人才不太愿意留在制造企业。

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不少人认为制造业赚钱难,不少学者都拿“微笑曲线”说事,认为研发和销售才有高利润、高附加值,而制造环节处于产业低端。

但曹德旺显然不能认同,“有人说制造业难赚钱,我说不一定的。我算了一笔账,这30年白手起家,总共赚了1000亿元”。

实际上,从盈利能力来看,有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毛利率超过50%的510家公司中,医药生物公司数量以158家居首,科技公司居多的TMT行业也多达124家,食品饮料等其它大消费领域行业公司也有83家。

中美制造业的共同难题——年轻人不愿意去工厂了

“我在美国刚刚建厂时印象比较深的是,愿意在工厂工作的美国人,或者说投身制造业的美国人都是老年人,基本没有处于青壮年的年轻人。”曹德旺感叹,现在很多年轻人宁愿做超市物业的保安、宁愿送外卖,也不愿意去工厂了,这也是中国制造业面临的一个困境。

不光是福耀玻璃,其他制造企业同样深受困扰。

位于中部省份的一家大型手机零件配套企业,今年初曾出台招工激励措施,老员工凡推荐一个新员工入职,新人工作满半年,推荐人就能获得1200元的推荐奖励。半年后,该项奖励措施再度升级,老员工凡推荐一个新员工入职,新人只要工作满三个月,推荐人就能够获得2400元的推荐奖励。

该企业一位员工抱怨说,每天都要加班,平均每天工作10小时以上,才能赚到4000块钱一个月,而且流水线上的工作很枯燥,大家都干不长久。

在江西抚州,饿了么的骑手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他每天从早上7点接单到晚上12点,每个月平均要送2000多单,月收入可以超过万元,高的时候能到一万二。相比之下,抚州当地工厂的平均工资只有两三千元,而作为饿了么骑手,只要肯拼,一个月七八千甚至上万元是没问题的。

《美国工厂》的结尾展示了解决这一难题的方向——福耀玻璃高管向曹德旺介绍,工厂将如何通过引进机器人来取代工人。

不管是在中国还是美国,这都意味着制造业的升级,区别在于,曹德旺说“美国制造业厂商失去投资信心,制造业多年没有投资进行技术改造与升级,技术与设备老化”;中国却在加速推进。

曹德旺透露,福耀玻璃机器人与人工的比例是1:10。

在福建漳州的一个玻璃制造车间,有工人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车间做了智能化改造以后,整个车间只需要十来个人,比以前减少了四分之三以上。

今年1月,工程机械企业中联重科在湖南常德的塔机智能工厂投产。《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在现场看到,12条自动化生产线遍布各类传感器,机械臂不停地运转,整座工厂里的员工看起来屈指可数。目前,中联重科正在长沙建设面积近6平方公里的智慧产业城,将其分布于长沙以及外地的部分园区搬迁至此。公司董事长詹纯新表示,通过这个项目,中联重科要把传统制造全面升级为智能制造,打造人工智能产业。

即便是地产巨头,碧桂园也选择大规模进军机器人产业,在广东顺德计划投资800亿元,在湖南长沙拟投入500亿元。碧桂园董事会主席杨国强称,“我也曾经在工地做过建筑工人,重复的高强度劳动应该得到改善。我们要迎接‘机器人建房子’的到来。

毫无疑问,向智能制造的努力将提升中国制造的生产效率,也将提升中国制造的全球竞争力。

中国制造业的竞争力是曹德旺关注的核心,正如其所言,“我之所以公开讲这些,这不是我在抱怨,也不是我要跑,我只是为了提醒政府,也提醒企业家要有危机感。

编审 | 郭 芳

版式 | 杨 琳

>>暴力抗议正在毁掉香港经济和民生<<

>>一个数字经济中国样本的二十年<<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中华颿新闻资讯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zhonghuafan.com/5361.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00000121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